「澳門土生葡人青年應擼起衣袖,踏出舒適圈」 - Plataforma Media

「澳門土生葡人青年應擼起衣袖,踏出舒適圈」

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新任理事會主席梁安到(António Monteiro)表示,現在是作出「改變」的時候,因為澳門的區域一體化需要人們作出「改變」。新上任的他任期為3年,即2022年至2024年。他認為,澳門土生葡人青年需要持開放態度、摒棄身份危機、投身於自己在中國具優勢的領域。他又舉例指,在新時代,難以想像一位不會說中文的澳門土生葡人。

-如今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在澳門發揮着怎樣的作用?
梁安到:我希望該協會向本地華人與其他澳門協會逐步開放。近兩年來變化很大。我們的資助被削減,受到限制。澳門土生葡人需要有不一樣的心態和視野,但不忘自己的身份和故土。我們需要發掘自身的潛力,畢竟我們是這裡的「大地之子」。從任何意義上來說,我們可以發揮平台作用。

延伸閱讀:何謂本地人?澳門二代移民的困擾

-您指的是甚麼?
梁安到:澳門土生葡人從事各個行業:文化、教育、經營貿易、體育、研究、雙語和多語言等領域。我無法想像一個沒有土生葡人的澳門,但土生葡人需要思考目前澳門和大灣區的發展需求。顯然,現時的發展方向是融入內地的發展。我們需要思考我們想成為燃煤火車還是高速列車,以及我們是否要與大中華區這巨大競爭者看齊。土生葡人青年無法忽視區域一體化不斷加速的事實。澳門的經濟需要多元化,我其中一個建議是擴展中葡論壇的領域,使其成為加強中國與葡語國家關係的開放空間。

我們需要思考我們想成為燃煤火車還是高速列車,以及我們是否要與大中華區這巨大競爭者看齊

-可以舉例說明嗎?
梁安到:中葡論壇可利用例如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等本地機構,來建立一個關係網,一個互相探討想法的空間。

-您如何看待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這十年的發展?
梁安到:最初焦點放在與內地企業互訪,加強與企業的關係。效果很好,但還不夠。我們希望通過交流培訓澳門土生葡人青年,加強他們對澳門、內地、大灣區歷史文化的了解。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應當更加開放,不只局限於澳門土生葡人,還應包括對土生葡人社群感興趣、願一起合作的澳門年青人。現在我們資助越來越少。本地的華人已經融入到土生葡人群體中,如果我們不加強與他們的合作,我們將錯失機會。但與此同時,我們不能忘記我們與葡萄牙群體和機構的聯繫。我們不能成為澳門土生協會的複製品。

延伸閱讀:跨越百年歷史的美食

-區別在哪裡?
梁安到:從名字來看,可以首先說我們的協會更關注青年,對青年更加開放。較資深的協會着重保護澳門土生葡人的歷史和文化的工作。澳門土生協會這類團體可以成為青年人了解土生社群過去的途徑,而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可以是他們認識未來的窗口。

-中國的區域化和一體化發展會對澳門土生葡人產生威脅嗎?
梁安到:在歷史上,土生葡人一直受到這方面挑戰。我們需要在不丟失文化傳承的情況下,適應當下的新局面。就澳門經濟的多元化、與大灣區的合作、發揮平台作用,澳門土生葡人,至少是年青的土生葡人,都需要適應並意識到不能把葡萄牙的特質放在一邊。與此同時,需要裝備自己以融入到中國的發展當中。我們最大的優勢是成為中葡之間溝通的橋樑。我們需要學會充分利用這一優勢。

-在這個新的階段,澳門土生葡人,尤其是土生葡人青年,需要做些甚麼?
梁安到:澳門土生葡人青年應擼起衣袖,踏出舒適圈。

-那麼澳門土生葡人群體會被同化嗎?
梁安到:我們一直以來是少數族群。但與此同時,我們一直有存在的意義,因為我們是澳門歷史和文化的活見證。我一直在爭取與澳門文化大使合作,因為他們能為我們帶來機遇。我們不能忽視那些對過去、對歷史、對澳門土生葡人和葡萄牙人感興趣的華人青年。

-近幾年來,澳門土生葡人在澳門社會的角色顯著褪色,例如在土生葡人在澳門立法會的比例。您如何解讀這逐漸的暗淡?
梁安到:一直以來澳門土生葡人都有自己的位置。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的目標之一是為澳門作出貢獻。我們不能說自己能與土生葡菜和土生土語的名氣相比,我們需要創造新的項目,提高青年人對團體生活的興趣。澳門土生葡人正在逐漸老去,但土生葡人青年還在,問題在於他們陷入迷茫。澳門的發展方向很明確,就是融入粵港澳大灣區。澳門土生葡人需要知道他們將身處這個未來,要知道如何融入這個未來。我們需要適應新的現實。比如說,澳門土生葡人的子女需要學習中文,不能像近幾年一樣,一直停留在舒適圈裡。

延伸閱讀:3名土生葡人眼中回歸後的澳門

-如何理解停留在舒適圈裡?
梁安到:澳門很安逸。隨著時間的過去,我們越來越接近2049年。我們需要考慮我們的未來。與此同時,我認為中國會考慮澳門的特殊身份。澳門的建築、美食和其他領域都留有葡國的文化痕跡。我們的潛力能協助中國發展。許多人一直喊著一體化的口號,但他們不是很知道接下來這將要怎樣發生。他們看不到一體化的優勢,質疑如果家在澳門,為何要去到內地。我們需要思考如何發揮澳門的平台作用。

延伸閱讀:「澳門葡人社群已變成孤兒了」

-向非澳門土生葡人群體開放,會導致澳門土生葡人青年協會變質嗎?
梁安到:我所說的「向非澳門土生葡人開放」是指在他們都對土生葡人的身份與文化有興趣的情況下。但協會的領導層應當由澳門土生葡人組成。我在這一方面還是比較保守。但我們不能夠把了解土生葡人身份與文化的本地華人放在一旁。協會章程訂明我們是一個滙聚澳門社群的平台,而非只是面向土生葡人。澳門土生葡人有自己敏感的地方,但我們不能加劇這場身份危機。

澳門土生葡人有自己敏感的地方,但我們不能加劇這場身份危機。

-這一直是個問題嗎?
梁安到:社群和希望加入的人有不同意見。有一些年青人不在澳門出生,但他們熱愛這個地方及其文化,例如那些流散的土生葡人。儘管他們沒有在澳門出生和生活,但他們的工作和研究都致力於土生葡人的發展。難道土生葡人就必須是出生在澳門的中葡混血兒嗎?書本上已經給出了否定的回答。

難道土生葡人就必須是出生在澳門的中葡混血兒嗎?

-這是甚麼意思?
梁安到:近幾年來有一個變化,說認同澳門及這群體的人就是「土生葡人」。已不是第一天在說華人會威脅到土生葡人群體及其文化。我們需要辨別誰是和我們一起的。我發現許多人對此漠不關心,但我也發現有很多的青年人對土生葡人感興趣,卻在近十年來沒有機會貢獻。現在晚了嗎?晚了,但還不算太晚。

本文以其他語言提供: Português

訂閱電子報,掌握中葡新聞